非常道里的一段

  1. 我读《非常道》命运一章,读到这么一个故事。
  2. 抗日战争时期,曹聚仁曾做过战地记者。南京陷落那年,他因追赶队伍,途径皖南小镇深渡。当时,小镇没有旅馆,只有饭铺。曹聚仁想找一个房间,店伙说楼上有 一个房间,不过,要和别的房客伙住,因住房紧张,曹聚仁只能将就。“哪知房中有两张床,右边那张床,住着中年妇女,带着一位十六岁少女……到了半夜,那妇 人一定要她女儿睡到我的床上。那少女一声不响,真的睡到我的身边来了。也就胡里胡涂成其好事了。后来,我才知道他们欠了饭店六块大洋,身边又没一文钱,只 好听店伙的安排,走这么一条路了……第二天早晨,我便替她俩付了房钱,还叫了一辆独轮车,送她俩上路,还送了十块钱。她俩就那么谢了又谢,把我看作是恩人 似的。”曹晚年回忆此事说,“希望读者不必用道学家的尺度来衡量这一类的课题;在战时,道德是放了假的……临别时,那妇人暗中塞给我一方手帕。我偷偷地看了,原 来是腥红血迹的白手帕,我当然明白是什么了。在战时,如雷马克《西线无战事》中所写的,一位手拿两只面包凫水过河去的德军,彼岸的法国少女便投向他的怀中 来了。所以,吃饱了饭的道学家,在边上说说风凉话,实在太可笑了呢!”
  3. 这个故事告诉我几个道理:
  • 吃饱了饭的人不要随便评价饿着肚子的人。
  • 饿着肚子的人也不要高看吃饱了饭的人。
  • 在战争时期一切都有了借口。
有趣的是,你可以借着这个故事分析一下你的性情:
你说这个故事是谁的错?
  1. 曹聚仁
  2. 十六岁少女
  3. 中年妇女
  4. 店伙
  5. 战争
让我选,对不起,我选曹聚仁先生。

将本文加入在线书签: del.icio.us | Furl | 365key

2 条评论:

  1. JOAN, 2007-04-28 20:10:18
    我也选曹聚仁,因为他是可以选择不做的,在文中的环境中,他是最有资格守住道德的底线的。他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开脱罢了。
  2. 弗弥卡, 2006-03-23 11:20:55
    md!劳资可以变性的话也选曹聚仁!

添加评论